KorF

我开心就好。

【出胜】窥视

 摸鱼短打,STK痴汉久注意,无个性普通高中生世界线,bug一堆



     绿谷在玄关和引子道了别,将双脚挤进那双有些破旧的红鞋,提着公文包出了门。这条上学路他已经走了两年多,熟悉到对于路边的每一根电线杆他都清晰地记得其中的细小分别。但是每当他踏在那沥青的柏油路上时,绿谷的心情总还是雀跃的,欢欣中又带着一丝期待。倒不是说他过分乐观以至于没来由地兴奋,这当中七拐八绕,是藏着掖着一点小心思的。


  在每个工作日的早晨的这个时候,他总能跟他的青梅竹马一同走上一段路。绿谷总是掐准了时间出门的,小胜总是在七点零五分左右离开家门,所以要是自己在七点零八分的时候走出家门,在楼梯口张望一下小胜现在走到了哪里,就能适当地调节自己的步调,恰到好处又不着痕迹地跟在小胜身后,并恰如其分地保持十米左右的距离。这是埋在绿谷心底的一个不大不小的秘密,每天早上在爆豪身后从头到脚地细细地打量他仿佛已经成了绿谷每日的必修课。


  现在爆豪刚走到那棵最高的樱花树旁边,距离绿谷在的公寓楼已经有一段距离了。绿谷匆匆忙忙地跑下楼,一边注意着别发出太巨大的声响,以免吸引爆豪的注意。当他终于有些气喘地跑到路上时,爆豪正在前方十米左右的地方不疾不徐地走着。一切都把握得当,与以往的每个早晨没有两样。绿谷满意地想,配合着爆豪的速度跟在后头。他嘴角不自觉地上扬着,几乎抑制不住打心底传来的笑意。


  爆豪走路时总喜欢稍微驮着点背,把公文包扛在肩上,膝盖往外微微撇一点。若是没拿着东西,他的手基本上都是插在兜里的,颇有些不良的风范。有时候他会带着耳机听歌,常用的耳机是入耳式。绿谷很不习惯用这种款式,每次绿谷笨拙地想要将耳机塞进自己的耳朵,爆豪都会嗤笑着说“你这个废物,这点小事都干不好”。绿谷就反驳说谁都会有用不惯的东西吧,但爆豪只会变本加厉地将绿谷贬低成一个生活九级残障。


  爆豪总是不肯好好穿衣服,裤腰带系得很低,绿谷老是担心他的裤子某一天会滑落下来。绿谷几乎就没见过爆豪有哪一次老老实实地把领口的那一颗纽扣乖乖地扣上,再整整齐齐地打上一条漂亮的领带。绿谷因此一直误以为爆豪不会打领带,直到自己有一次睡过头,不得已只能随便绑了一下,到了学校以后爆豪一脸嫌弃地帮他重新系了一遍,他才知道才能man真的是无所不能的,并且有些悲观地认可了自己有可能如同爆豪所说,是个实打实的生活九级残障。


  胡思乱想完了,绿谷才发觉已经走了大约三分之一的路程了。他又重新把目光投到爆豪身上,近乎是贪婪地注视着眼前的人。


  绿谷有些遗憾,今天爆豪的裤子依旧垂得很低,裤脚堆在鞋子上,又微妙地保持在不会被踩到的高度。这意味着制服裤就会彻底地将爆豪的双腿包裹其中,包括爆豪的脚踝——虽然没有提起过,但绿谷很是喜欢爆豪的脚踝。那里不粗不细,与小腿处的肌肉衔接得很妙,使爆豪的小腿有着流畅的线条,同时也不会有太突兀的肌肉感。爆豪的皮肤很白,这使他脚踝处骨头撑出来的一小片阴影相当漂亮,走动时那阴影也随之晃动,一下一下地撩拨着绿谷心中的某根弦。


  视线继续往上移。这个视角并不太能称出爆豪的腰线,白衬衫也掩盖了身体的曲线。绿谷回忆起爆豪穿过的黑色紧身衣,从正面微侧一点的角度看过去,从背部出发的线条倾泻着延伸下来,在腰部巧妙而圆滑地转了个弯,接下来就是难以描述的领域了。这一部分绿谷不敢细想,否则他就一会儿就该面红耳赤地进校门了。


  今天天气有些热,在绿谷看来还是可以承受的范围,但爆豪的汗腺比常人发达些,此时汗滴正沿着他的脖颈往下滑动。于是绿谷的视线不自觉地胶着在那一小块白皙的皮肤上。绿谷不止一次感叹道小胜的肤色真的是白得有些异常,在一众因为打篮球而晒得黝黑的男孩子们中间就显得格外突出。


  阳光实在是慷慨,以致有些晃眼了。绿谷感到有些燥热,咽了咽口水来缓解喉咙的干渴。


  绿谷实在是不敢看下去了,他有种冥冥的预感,仿佛目光再多停留一秒就要被眼前的人灼伤。但他又抑制不住自己的渴望,只好巴巴地偷瞥一眼,再多一眼。


  他想,这时光多宝贵啊。


  


  


  


  


  


   爆豪走在前边,心里盘算着后面这个书呆子几时会跟上来。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在机场被粉丝发现的爱豆们

背景有参考照片

我恨色差

P1性转P2女装
每个男人都有的水手服情结🌚

流下了不会画帅哥的泪水
藏了超级多字母不过大概压缩到看不出来了…